Clay Dreams

December 12, 2015

 

我喜歡玩蠟 。

 

 

 

白色的低溫蠟很難處理。

溫度太低, 它無法融化。

溫度太高,它會灼傷所有人的手。

溫度太低, 可塑性就不高。

溫度太高, 又會因急凍而瞬間崩裂。

 

當溫度適中, 白色半透明的蠟模包裹住黃色的液態石膏時, 

倏地想起,香港的獨特身世。

骨子裡的黃色血統, 因為歷史因素而披上白色蠟模。

回歸自我, 如同破繭而出的過程。

努力與堅持是唯一的溫度。

 

禁錮的蠟模溶解後,出路其實並不膠著。

過去與未來, 磐石般轉印在石膏的堅硬中。

將白色蠟模與黃色石膏一併留下。待石膏發熱前後,去探索蠟模與石膏間經由任意撩撥後所形成的相互關係。

伸手進入蠟桶裡的姿勢,可以是最簡單的摸索。

 

 

 

 

碰觸到融為一體的努力與堅持的你的手

可否感受我融岩般爆發的意志?

 

I am hot.

 

創作的慾望澎湃如江河

挑戰的心鴻鵠萬里

當顏色還是周遭的紛擾

我早已破繭

 

雜配的合成的虛擬的表演的後設的插枝的嫁接的你的我的他的

I am the heat you could never reach.

 

 

 

這是姿態, 而我仍在釋放。

 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February 10, 2018

Please reload

Archive
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
  • Grey Facebook Icon
  • Grey Twitter Icon
  • Grey LinkedIn Icon